湖北日報訊 記者 湯煒瑋 通訊員 程榮東
  交談1個小時,他接到5個電話,都是工作。看著如此拼命、精力如此充沛的他,很難想到他只有一個腎。15日,記者在安陸見到接官派出所代理所長盛勇。
  身體有遺憾,但精神不能缺鈣
  2008年3月,盛勇左腎大面積積水,且有萎縮癥狀,須住院治療。當時,正是一起系列盜竊案偵破的節骨眼,他是主偵人員,謝絕了所領導中途換人的好意,全身心投入破案。
  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,當年7月,盛勇做了左腎結石手術,2009年8月,左腎再次結石,進行第二次手術;2010年元月,腎病再次複發,盛勇的左腎被摘除,當時,他只有36歲。
  盛勇說,摘掉器官確實讓人遺憾,但精神世界更不能缺“鈣”,我的“鈣”就是人民警察的職責。
  結婚14年,盛勇在家時間加起來不足半年,妻子生小孩只陪了一天。“小孩的家長會,我一次沒去過。”盛勇很愧疚。
  流竄作案到這裡,都得被逮住
  “流竄作案的只要到了我這裡,都得被逮住!”盛勇頗為自信。
  4月27日晚上8點,有群眾報警說摩托車被盜。盛勇和值班民警何泉經過分析,開始沿著轄區主要公路盤查,發現一位穿白色襯衣,騎黑色踏板車的小伙子。盛勇通過發動機編號很快聯繫上戶主,證明小伙子撒謊。詢問得知小伙子是流竄作案到這裡。
  2012年,盛勇和同事對一輛麵包車進行檢查時,發現車後備廂里有液壓鉗、腳扣等工具。司機神色慌張,從包里拿出一沓錢,求盛勇放了他。盛勇將他們帶回所里,經過突審,得知他們沿平洑公路、京安公路,流竄廣水、安陸、京山等地盜割電纜。嫌疑人頹喪地說:“走南闖北那麼多地方,沒想到栽在你們這個荒山旮旯里。
  當好農村片警,就得腿勤心細
  盛勇在農村當片警,一干就是18年。當年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,有的被提拔,有的早進了城。盛勇卻始終放心不下農村工作。“當農村片警需要腿勤,細心,一件事不跑個四、五次根本解決不了問題。”盛勇說。
  接官鄉是安陸市外出務工人員大鄉。盛勇建起一套台賬,將留守婦女、兒童和老人的基本情況以戶為單位建立檔案,分類上門服務。近幾年,盛勇上門服務500餘戶1000餘人次,輓救留守兒童10餘人,打擊處理侵犯留守人群的違法犯罪人員20餘人,取締、責令整改重點場所30餘家。轄區涉及留守人群的傷害、侵財等案件直線下降。
  (原標題:扎根鄉村18年的“獨腎”警官)
創作者介紹

vi83vibn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