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市外經貿局來自英國的雇員Abbey正在和同事交談。據《新快報》
Nicolas(尼古拉斯)
  佛山市外經貿局年初招聘了四名外國雇員,目前正陸續上崗,其中來自烏拉圭的尼古拉斯(Nicolas)和來自英國的克裡斯(Chris)已上班四個月。
  雖然正式上崗的還只有兩位,已經讓佛山外經貿局的公務員感受到了變化,當地官員稱,“外國雇員的到來給外經貿局帶來了一陣清新之風。”
  外國人和中國公務員在政府部門共事,將會遭遇什麼樣的文化碰撞?能否順利磨合?這正是人們關註外國雇員的原因所在。
  招聘 錄取比例大約18比1
  4名外國雇員除克裡斯與尼古拉斯已上崗數月,另兩人辦好簽證事宜後,就可正式上崗。目前佛山外經貿局正在招第5名外國雇員,預計六七月份就可確定。
  當地政府部門與幾位外國雇員簽的合同上,崗位名稱統一叫“國際投資推廣專員”,主要是收集國外招商投資信息,與世界500強高管溝通交流,跟國外建立良好關係,為佛山招商引資。目前,克裡斯與尼古拉斯還負責設計和維護全新英文版佛山投資網站。
  為何想到聘用外國人?佛山投資促進局副局長俞紅平告訴記者,招商引資是佛山的重點工作,也是政府最難做、挑戰性最大的一項工作。“聘用外國人優勢在於交流,他們瀏覽外國網站比國內職員熟悉,查找閱讀快,更擅長與外國人交流,優勢很明顯。”
  此外,外國雇員公務出境比較方便,不需要行政許可,公務員出境限制比較多。國際招商工作需要經常出去跑,在當地政府部門看來,這個崗位很適合請外國雇員。
  俞紅平告訴記者,這次聘外國雇員,最大的感受就是發現很多外國人都看好中國,報名的人很多,競爭激烈,錄取比例達18:1。“外國雇員的出現,表明我們的政府也越來越開放。”
  據介紹,尼古拉斯等四個人的合同都是一年一簽,薪資與佛山當地科級公務員相當,月薪大約萬把塊錢。社保和醫保也是按照佛山市的標準繳納,不過沒有住房公積金。俞紅平介紹,外國雇員不會長期留在這兒的。“他們都是租房子,但是有住房補貼。”
  工作 談項目不靠“吃飯喝酒”
  尼古拉斯、克裡斯上崗已有四個月,適應比較快,工作很有自己的風格。俞紅平舉例說,尼古拉斯出去談項目,工作方式和大家想像中不一樣,他幾乎不會在外面吃吃喝喝,這跟中國人經常在飯桌上談生意完全不同。他一般發郵件、上門拜訪,不是靠吃飯喝酒,而是靠軟實力,靠溝通和交流。同事們對他們的評價也都不錯,專註有激情,比較務實,對單位的事情也熱心參與。比如前不久組織的拔河比賽,他們也都報名參加。
  與外企高管會面時,時間倉促,而在有限時間里,外國雇員就會聊更多的東西,比如體育、文化等等都會聊。曾在佛山外國專家辦公室工作,與各國專家打了20多年交道的俞紅平都坦言,我自己都聊不了那麼多,外國雇員的確更專業些。
  外國雇員工作成績優秀,是否會有升職空間?俞紅平說,升職問題我們還沒考慮,畢竟才剛開始嘗試,“我估計給他們升職的空間不太大,因為合同上約定了崗位。”
  對於聘任外國雇員的這種模式,俞紅平直言自己很有信心。據他介紹,以前寧波也有試過,但是比較零星和短暫。“但因為佛山教育、產業等都有了國際化發展,所以佛山的環境很適合外國人一起來做。”
  ■ 對話
  Nicolas(尼古拉斯)作為佛山市外經貿局四名外國雇員中的一員,對中國並非完全陌生,他曾在清華大學攻讀法律碩士。他選擇這份工作,是因為自己想做不一樣的事,“中國經濟看廣東,佛山是廣東十分重要的城市,廣佛又同城,肯定有很多投資和商業發展機遇。”於是他放棄了華盛頓的工作機會,來到了佛山。
  尼古拉斯:用常識工作減少誤解

  經歷

  會4種語言還在學中文
  新京報:到佛山之前,你從事過什麼工作?
  尼古拉斯:我是烏拉圭人,在國內我從事律師的工作。在2011年9月,我來清華大學攻讀法律學碩士。2012年,我又去了哈佛大學,做訪問學者。
  新京報:你認為,是什麼讓你被佛山的政府部門聘用?
  尼古拉斯:其實,我有點不好意思談我自己。首先我有一定的工作經驗,另外就是語言能力。當我們在尋找投資或者潛在投資者的時候,如果懂得當地的語言,會更加方便。我的母語是西班牙語,我還會說英語、葡萄牙語和意大利語,當然,還有一點點的中文,我現在每天都在努力學習提高中文。
  新京報:聽說從哈佛畢業後,為了來佛山,你拒絕了在華盛頓的工作?
  尼古拉斯:是的,那個工作機會是在一家銀行做投資發展項目。但是我一直對中國市場很感興趣,來佛山工作是一個很好的瞭解中國的機會。有時候,錢不是唯一的驅動,還有一些別的原因,我想在中國做一些不一樣的、更有意義的事情。我相信現在從事的工作能夠給單位帶來“顛覆性創新”。
  工作

  有分歧就坦誠討論
  新京報:工作中,不同文化背景會給你帶來什麼挑戰?
  尼古拉斯:確實有一些工作風格中的差異,但是我認為文化差異在工作中扮演的角色有時候稍微被高估了。因為很多工作,最終需要的是常識。如果人們都用常識在工作的話,誤解會減少。
  我知道同事們會支持我的工作,所以作為一個團隊,我們能團結在一起好好工作。
  新京報:工作中和同事有分歧怎麼辦?
  尼古拉斯:我們會公開坦誠討論,帶著尊重和好的意圖,我們試著找解決之道。
  新京報:之前有報道說,你們會指正一些遲到和玩游戲的同事?
  尼古拉斯:其實,那樣的事情當然不是經常發生的。我的同事們工作很辛苦,經常到深夜。
  新京報:這段時間,有沒有使你自己驕傲的成果?
  尼古拉斯:我們很快就會同墨西哥商會建立合作協議推動在佛山的投資,同時也在和德國的商會推進類似協議。此外,還跟海外一些商務界人士建立了緊密聯繫,比如美國一個商會的前秘書長等。
  我還準備向政府提一些建議,如何支持佛山企業“走出去”。
  未來

  準備再在亞洲待幾年
  新京報:這段時間工作下來,有沒有什麼難以適應的地方?
  尼古拉斯:我已經在這裡待了5個月,沒發現難適應的地方。因為我來自一個發展中國家,我們都有類似背景,我和很多中國人感同身受。和很多中國人一樣,我們都非常重視家庭,也在乎和朋友的關係。
  從第一天,同事們就在幫助我,我覺得很溫暖。我每周還會踢3-4次足球,能交到本地和來自各國的朋友。
  新京報:未來有什麼個人計劃?
  尼古拉斯:我的女朋友在香港工作,她是美國人,也是律師。我們打算在亞洲再待4-5年。但是再遠一點的未來確實很難預測了。
  新京報記者 李丹丹 實習生 範小潔
(原標題:佛山政府月薪萬元聘來“洋雇員”)
創作者介紹

vi83vibn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